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言

在路上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岛中央120903  

2012-09-03 23:59:53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每一个早晨,在梦醒的边缘,我才发现自己生活在岛中央。

这是珠江口的一个荒岛,没有原居民,只有遍布荒岛的野草。岛的四边是水,当地人都管水面叫海。

荒岛是珠江裹滚的泥沙历经沧海桑田堆积而成的,犹如小笋,从漫天水面中慢慢长了出来。在中铁南方装备基地项目落户之前,这个岛只是渔民靠岸歇息的一个驻泊地。岛上没有人家,没有烟火,也没有老鼠。甚至,没有蟑螂。没有蟑螂这个事情让我很诧异。这个岛只有草,没有树。风,即使是台风,带来的只有草籽,还有刮晕的小鸟。树,是属于大陆的,不属于小岛。

有了港珠澳大桥项目,也就有了中铁南方装备基地;有了中铁南方的装备基地,这个荒岛就开始有了机器的轰鸣声;然后,有了我,上了这个岛。

上岛是六月下旬,盛夏。火热的阳光灼在身上,汗水就象小溪,顺着背沟汩汩地流下。太阳下红红的皮肤,到了夜晚,火辣辣地疼,我只好拿牙膏轻轻地抹在焦灼的皮肤上。早前上岛的前辈告诉我,两面针的牙膏最是清凉,薄荷型的更好。

业主和总包都很焦虑,想早点把项目完工,每天下午四点都开例会。每次例会,我都挨批评,因为,我讲了实话。说实话,我知道钢构不可能按照业主要求的工期完工,因为我明显地看到,钢构请的吊车司机每天下午都躲在板房的阴影下睡觉,一顶草帽盖着他的脸。食堂老板娘养的灰色小土狗,总是趴在他的阴影下,吐着舌头,上下眼睑重重地粘着。

钢构没有做出工作面,公司却不断地往岛上发板,负责摆渡的李大船看见我们的车都咆哮着要加价。往岛上摆渡车辆的只有这个姓李的老板的两艘大船,能运送行人和自行车电动车上下岛的渔船却很多。讨生活的渔民很是淳朴,一个人每次过渡收费五元,不管你拿着什么东西,只要你能拿得动。刚上岛的那几天很让我感动,我惴惴地扛了一张床或者是床板,占了渔船的半个船舱,船老大草帽下黝黑的脸庞上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只是默默地接过我递过去的五元钱,顺手就发动了柴油机。

船用柴油机的突突声和哗哗的水声,让船舱中的过渡客都静默不语。一面是飞逝的陆地,一面是浩瀚的江面。陆地往后退得很快,江面上的渔船却没怎么动。船上的人,看看左面,看看右面,最后都把视线放在了江面上。

上了岸,踏着新开垦出来的泥路,把床扛到了宿舍,到江边洗了把脸。岛上住是不花钱的,吃却很贵。一共有两个食堂,两家人商量好的,正餐一律15元。早餐便宜点,一人一碗粥,两个包子,5元钱,从星期一到星期七,都是一样。

七月份,八月份,刮了三次台风,业主都把我们赶到大陆上。

第一次,把我们被赶到了政府提供的应急避难所,条件很简陋,就是一个大礼堂,没有床,岛上500多人,席地坐着过了第一夜。第二天,扛不住了,不论白天还是黑夜,地上总躺满了人。大家默默地在避难所待了三天,终于接到通知,可以上岛了。挤着渡船回到岛上,大家各自找到属于自己的床,第一时间就倒在了床上。

第二次和第三次台风,业主只把我们赶出岛,没有人带我们去避难所。有的人凭着记忆找到原来呆过的避难所,避难所却没有对他们开放。岛上所有的人,最终都是自己找自己能被接受的临时栖息地。我找了个小旅馆,每天,老板都问我要100元。

现在是九月,今天是我到岛上的第68天。这些天,有时候很忙,有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做。没事的时候,我就坐在岛边,看看太阳,看看被当地人称作海的水面。

我和公司所有项目经理一样,被派到不同的工地上。有的项目在城市里,有的项目在大山里,有的项目在荒岛上。在项目结束之前,我们就是这样平凡而又普通地呆在工地上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