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言

在路上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子微夜语:道别,话只对情长150419  

2015-04-19 23:43:05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真心感谢关心我的博友。我的不高兴会因为你们的鼓励和关心而消逝的。

真的!

今天下午去接车,老妈托老家到北京的长途汽车给我捎了100个鸡蛋,土鸡蛋!大客车师傅把我老妈亲手封的箱子交给我的时候,捎了句话:“家里人都挺想你的,这两年家里还不错,你回来吧。”

我把我的眼泪噙在眼皮下,我把我的哽咽压在咽喉下。

回到宿舍,我把100个土鸡蛋一个一个放进冰箱,冷藏室的鸡蛋格子里只有24个。剩余的76个,我码进了大格子里。

北京,就象鸡蛋格子,也许只为我们准备了24个位子。我们这些外地人,一来就是100个、200个、500个……也许我们来得太多了。

我来北京,荣耀的是我父母。我能想象出来他们在村里说:“我闺女在北京上班,在离中南海很近的地方,说不定你看新闻联播都能看到我闺女。”

我欺骗了他们,我上班的地方如果在地图上看起来,和中南海很近。那不过是一个拇指的距离。我知道新闻联播里永远看不到我,就算是误播,镜头也扫不到我。

我到北京,见到了天安门。那是我小时候想逃离我出世的那个山村的唯一动机(我竟然发过这么一个可笑的誓言:谁能让我看见天安门,我就嫁给他):我想见天安门!来北京的第一个周末,我就去了。

来北京,我去了故宫,北海,天坛……

我拍了很多照片,寄到家里,我相信我的父母为此而荣耀。也许这些照片堵住了乡下许多人关于我怎么老是不结婚的嘴,或许堵住了我更在意的我父母的嘴。我说,我进城了,总得站稳了脚跟才能结婚。

后来我说,北京生活不容易,我不能为了生个娃,随随便便就做了城里人的小三。

乡亲们是很关心我的,怕我一时间想不开去当小三,他们利用我回家看父母的时间,把我们村,我们乡,隔壁乡和隔壁的隔壁的乡里头在北京打工的小伙子都领到了我面前。

我今天收拾屋子,想了许久,还是没有把这些小伙子的照片扔到垃圾桶里。

今天是4月19日!

我收拾完我的行李,我结算了我的租金,明天,我就离开北京!

北京,我因为梦想而来。北京,我为未来而去。

轻轻的我来了,北京你没有因为我来而喝彩。轻轻的我去了,北京你没有因为我离去而失落。

我在12点之前,断网之前,要发出这篇博客。所以我把影响我人生最重要的感谢留给方言。

现在是23:24,我依然在想怎么对你说话。

现在是23:25,我依然不知道如何对你说话。

……

这是我对方言最后的寄语:

方言,我走了,真的走了,回家去了。我也许不能代工了。如果你给我的登录密码不变的话,也许我回到家里有机会上网我还会写这个“子微专题”。

方言,我走了,真的走了,离开北京了。我觉得你也走吧,北京毕竟不是我们的家。

方言,我走了,真的走了,我回家了。我真的想爱你,但是……我知道我不能爱你,我走了,你自己照顾好自己。

方言,有句话我觉得我想说,但是会得罪看你博客的朋友,也许,这句话不说比说好,我觉得你懂的。

我知道文章的结尾是两个字,但是我真的不想也不愿意,我现在泪流满面,我连那个省略号都找不到&*%)#@!

……

人生不如不见,既然见了,我感谢您,方言。

再见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